利兹0707

一个雨后小故事

  cp  理发师x绿纹,无明显攻受避雷

帅气属于杰克,ooc属于我

   我听到乌鸦吱哇暗哑的悲嚎,我看到未被藏好的白骨,我尝到口中伤口间作祟的血腥气。

  毒辣的阳光穿透建筑间的缝隙印在身上,这温暖却反而激起了内心深藏的寒意,全身上下像是被战栗从头吻到脚,只有被扼住脖颈的窒息感才能勉强抚慰心中的空虚感。
  异常的举动引起了一边旧装的注意,有些稍许自残嫌疑的行为被强行制止还被质问了原因。理发师的回答倒是一如既往的简单:不清楚不知道不了解。旧装不知道是该先吐槽这回答的不明不白还是该先恭喜理发师先生获得一问三不知成就。
  “今天真冷啊。”在旧装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理发师却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后踩着轻快的脚步离开。
  之后理发师身上发生了很多让人觉得奇怪的事,比如在本该狂欢的游戏中忽然停住目送求生者纷纷大心脏起立四跑,又比如站在窗前愣上一秒后选择绕远路被刺客溜上五台机。本来辉煌的大获全胜硬生生被满屏刺眼的红色失败字眼取代。邪眼看不下去了,颇为激动的拿着他的战绩去问他是不是对求生者有了可悲的怜悯之心。
嘲讽和轻蔑的话语被尽数收入耳中,理发师放下手中的书缓慢抬了眼轻声保证不会再有下次,得了这样言语的人自然是满意离去而忽略了理发师眼底罕见的倦态。
  没人知道理发师最近经常做梦,梦到血色的天空和漫天的黑色鸦羽,振翅声溢满耳朵。自己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一个身影渐渐远去,而眼角酸涩的要命却没有眼泪,心脏像是被活生生挖去一块一样产生了一种不饱足感。
这样的梦一天天的在开膛手的世界里重复,直到最后他看清这人的脸,是与自己相同的,却带了促狭笑意的一张脸。像是在偷觑别人的故事,他听到自己与人对话:
  “哇——怎么只有你来送我?”
  “……”
  “我说理发师,我都要走了你也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嗯,恭喜。”
  对方听到这样的话语后眼里的光黯了些许却还是笑着打趣自己:“在这样的时刻都不能说几句好听的,我可是要去面对新生活了诶?”
  “那祝你永远不会被伦敦的警察抓住怎么样?”恶意的语气中他察觉到自己的一丝厌倦与绝望的留恋。
  “嗤——”似乎是听到了好笑的话连人肩膀的翡翠色液体都有些震动,“我们可敬的警官先生可还没这个能耐。”
  庄园主催促的声音有些急迫了,绿纹只好背过身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却没料到得到了背后人的一个拥抱,力气大的像是要将自己刻入血肉。这个拥抱来的太重也太快,只剩下胸腔被狠狠挤压过的肿胀感。
  再回头就早已不见了理发师的踪影,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立于庄园的门口,而大门又被重新封锁。
  理发师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他想起那人偶尔嬉笑的语气,那人对一切都绝对漠然的态度,以及……他想离开的愿望。
  伪装得威严庄重的声音撞在心底:“他可以离开,我可以消去所有人的记忆当做没有过这个人,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代价,你得留在这儿上演一辈子的狂欢闹剧取悦观众。”
  他自己回答了什么呢?理发师在半梦半醒中模模糊糊的想。
万籁俱寂中他听到了自己毫不犹豫的片刻言语。
“嗯。”
————————————
“今天真冷啊。”炎热的夏日却不明不白的吐出这样一句话,不经意的,绿纹想起临走之前得到的拥抱,最后却也只是垂了眼敛去笑意拉上帘子隔绝了阳光的窥探。